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谁在寂寞
谁在寂寞
一人生在世不如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唐李白《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

若有若无的音乐在静静的流淌,充满着整个空间。

曾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夹克衫,左手夹着一根烟,斜斜坐在老树咖啡馆里,望着窗外带着口罩步履匆匆的人们,
面无表情,情绪低落。

「FD」,去它妈的,该死qiu朝上,曾浩徐徐地地吐了一口烟圈。

身穿绿色工装的服务员是个很动人的小丫头,提着一个精致的开水瓶,冲着曾浩笑吟吟地问道:「曾哥,要不
要加水?」曾浩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目光落在明眸皓齿的小姑娘胸前,印着老树咖啡的深棕色骨质胸牌被小姑娘
丰满的乳房隔着外衣高高的衬起。

看着服务员红着脸离去的背影,曾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精品碧螺春,眼睛慢慢的欣赏着小姑娘充满弹力的走
姿,浑圆而又微微上翘的臀部曲线优美无限。

小浪bi,曾浩嘴角轻轻蹦出了这三个字,脸上慢慢泛出一丝笑意,浪bi这个经典的字眼可是老赵的口头禅,
每每看见漂亮女人,老赵都要蹦出这两个听起来贼过瘾的字眼,近来耳濡目染,竟然已经颇得神髓。

想起老赵,曾浩的心情好了许多。

老赵是曾浩的死党,这么多年来唯一的知己。在曾浩的眼里,老赵其人真诚坦率超凡脱俗,如此知交,不可多
得。

曾浩出生于七十年代祖国西北毗邻黄河的一个古老村庄。由于祖辈的勤劳智慧,给了小曾浩一个富裕的家境,
他在家人的宠爱下幸福而又懵懂地长大,这种懵懂一直持续到考上大学为止。

九十年代初,曾浩离开偏僻的小乡村,走进了省城读书,大学的日子,当然是他经历过的最为快乐的时光,由
于从小酷爱读书,曾浩的长相除了斯文以外,有着很浓的书卷味,很讨女同学的喜欢。

那几年里,曾浩主动或被动地开展了数次恋爱。最初的爱情故事可能由于情节太过寻常或者女主角得到太过容
易等原因大都无疾而终。

只有最后一次例外,曾浩被本班一位虽然长相一般但却聪颖异常的女同学征服了,尤其那双灵动的眼眸简直让
曾浩夜不能寐,经历了一场在曾浩看来艰苦无比的恋爱后,这位女生就成了他的妻子。

毕业以后,曾浩分配到了一家大型国有独资金融企业。工作中,曾浩在注重人事关系的同时,踏实肯干、虚心
学习,很快便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在经历了众多的工作岗位锻炼之后,在一次机构改革中,曾浩被任命为
本单位办公室主任,成为本单位最年轻的科级干部。

那些日子,阳光总是很灿烂。

曾浩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怀念那些人情味很浓的朋友们,怀念那个和自己关系暧昧的女同事,怀念那个让自
己沉醉其中的工作圈子。

其实曾浩心里很明白,那段日子里工作之所以感觉美好,主要是因为精神有所依托,时间过得充实。他一度以
为找到了符合自己生活逻辑的哲学,习惯于用自己的理解诠释各种事件,也指导自己的行动。

可是自从离开那个奋斗过的国有基层单位,调入系统内机关某处室以后,曾浩再也没有开心过。

这段日子,工作对于曾浩来说,乏味的如同白开水。许久以前的那种激情和活力早已消失无踪。

弹弹烟灰,曾浩叹了一口气,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二是寂寞是失落海市蜃楼的寄托

是执着是经过掩面不看更迷惑

错把眼泪当做雨水干渴又憔悴苦痛不必再追爱已无路可退留我自己独自伤悲最伤感是在孤单时对幸
福的回味独自穿越冷冷沙漠是爱的崩溃伤痕累累你的背叛一去不回意冷心灰这狂风沙谁能面对苦痛不
必再追爱不该无路可退真心期待更美的安慰——歌曲《寄托》

婚姻是成熟男人们必经的学堂,对于曾浩来说,也不例外。结婚后的妻子和大学时判若两人。以前的聪颖灵气
只有在吵架时才会看得见。

有人说过,痛苦实际上是一种养分。这种养分从客观上锻炼着男人们的耐受力,要么崩溃,要么重生。由于性
格的差异、观念的不同以及种种现实生活中的琐事引起的家庭矛盾,在曾浩和妻子之间导致了连续的冲突。最终的
结果是,老婆百毒不侵,曾浩伤痕累累。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回,一天晚上因为一句什么话引起了老婆的敏感,继而引发燎原大火。

在又一次经历了激动、发怒、平静和后悔这个周期之后,曾浩已经无话可说,躺在床上久久不寐。于是干脆提
了一瓶西北狼,光着脚叼根烟站在阳台上,慢慢体会婚姻的滋味。推开窗子,万籁俱寂的灰暗天空里竟无一点星光
闪烁。一丝冷风扑面而来,伴着长长的叹息,曾浩写下了这样一首诗,记述当时的感受。

《八声甘州》X年X月夜述怀

忆旧日时光,执伊人纤手说心怀,贫贱亦芬芳。

看学日校舍,工地喧嚣,建设匆忙。

难得少年心性,欢乐无处藏。

假日亦相约,相偎天亮。

谁料今夜惆怅,任梦境迷茫,无处商量。

历几番世事,难忘是襄阳。

想昨日,少年轻狂。

从不晓,何事教心伤。

怎知我,此时此刻,把酒话沧桑。

从这天起,曾浩打定主意转移生活重心,避免和老婆冲突,吵架归吵架,可这份感情是沉甸甸的。从相识到现
在,毕竟六年的感情了,热恋中那份痴狂至今仿佛还在昨天,可怎么结了婚就变味了?曾浩现在才懂,这是大多数
人适用的普遍规律。

于是开始将精力逐渐放在工作上,经常找机会加班,今天改造UPS线路,明天测试备份路由器,后天整理系
统升级文档等等,忙于此类行外人轻易整不明白的事情。这样一段时间过去,在逃避家庭矛盾的同时工作上也颇有
建树,简直是一石二鸟的收获。尤其在曾浩开始负责办公室之后,更是踌躇满志,觉得简直天下无事不可为。

在下来的两年里,由于工作的关系,曾浩接触过许多女人,大都妩媚艳丽,有的玲珑可爱婀娜多姿,有的风情
万种充满诱惑。小梅属于前者,而顾思雨则属于后面一类。

那天曾浩开着「婊子」去电信局申请ADSL专线,「婊子」是曾浩给办公室的一辆办公用车(海南产标志)
起的美名,那些日子里很多时间曾浩开着婊子满城乱窜,不过更多的是在几乎所有的歌城、酒吧甚至洗浴中心的门
口长时间停留。

当曾浩在电信大厅排着长队将ADSL申请表交给柜台后面在终端上操作的小姐的同时,向那位一脸不耐烦的
小姐询问1M带宽的INTERNET接入平均下载速率是多少,那位小姐头都没抬,撇了一句:「这儿不管技术
问题。」

曾浩一听脾气就来了,拍着柜台质问里边员工,「什么态度?什么服务?到底你懂不懂?」

谁知那个年轻女孩更横,站起来斜着眼睛瞅着曾浩说:「喊什么喊,技术咨询请去楼上客户服务中心去!」

正当争吵的时候,作为本周值日工程师的小梅出现了。身穿深蓝色职业装的小梅一米六二的身高,扎着马尾巴,
明眸皓齿。一瞬间曾浩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一个月以后,在新加坡饭店顶层的客房里,当曾浩第一次将娇羞的小梅脱得一丝不挂的那个时候,望着小梅雪
白的裸体,曾浩的大脑更是轰轰作响。

三凤额绣帘高卷,兽环朱户频摇。两竿红日上花棚。春睡厌厌难觉。

好梦狂随飞絮,闲愁浓,胜香醪。不成雨暮与云朝。又是韶光过了。

----柳永《西江月》

「坏蛋,在想什么?」小梅趴在床上,用双肘支起下巴,扬起脖子,歪着脑袋,如水的眼神关切的看着曾浩,
散开的马尾巴散落在瘦削的肩上。

曾浩裸着上身靠着两个大枕头,爱怜地抚摸着小梅光滑的后背,看着小梅充满幸福而羞涩的眼睛,心里一片温
暖的同时又有一丝不安。本来只是打算像往常一样泡妞玩玩而已,可如今在得到小梅的身体之后,不知怎么却充满
压力。举手投足间那一丝不自然的情绪流露被细心的小梅看在眼里。

「没什么,好着呢。」曾浩灭掉烟头,侧身将小梅搂在怀里,努力地使自己的心态回复从容。吸吮着小梅红润
嘴唇的同时,右手捻了捻小梅的粉红的鲜嫩乳头,又滑向平滑的小腹,轻轻抚摸。

小梅紧闭上眼睛,俏丽的脸盘变得绯红,呼吸也慢慢急促起来,偶尔发出娇嗔的鼻音,一阵阵的快感跟随着曾
浩的熟练的手指,冲向大脑和全身,引起了身躯的轻微颤抖。

曾浩跪在松软的床上,分开小梅的双腿,看着少女潮湿曼妙的阴部,淡红色的阴唇微微突出,阴唇旁边稀疏的
阴毛已经被敏感身体快速分泌的爱液濡湿了。

真是个好女孩啊,曾浩心里由衷地发出赞叹。

高潮过后,小梅带着甜蜜的微笑在曾浩的怀里沉沉睡去,看着小梅单纯的面容,曾浩心里又一下突然发紧……
以后的日子里,几乎每个礼拜,总有一天曾浩都要和小梅在一起,虽然单纯的小梅曾经睁着她那双大眼睛,郑重地
告诉曾浩:「我不要求你什么,更不想给你增加任何烦扰,我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心就好。」但在家里的时候,每次
手机响起的时候,曾浩都感觉心惊肉跳。以至于曾浩将短信息的声音都设置成无声。

偷情的感觉加上小梅的青春活力总是带给曾浩无法拒绝的诱惑,但是同时带给曾浩很大的心理压力,倒不是担
心婚外情被老婆发现,而是每次和小梅在一起的时候,曾浩的心里充满自责,面对善良温柔的小梅,曾浩觉得自己
真是无耻加卑劣。

曾浩从小就酷爱读书,最早的时候迷恋武侠小说,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看到了某双月刊杂志连载的金庸作品《七
剑下天山》,就一发而不可收,到处寻找类似的小说,初中的时候几乎将学校的图书馆翻了个遍,结果武侠小说没
找到,却看到了好多明清古典作品,由于过早受到某些小说中性描写的诱惑,曾浩好多晚上在家里无法入眠,青春
期的躁动使他从初二开始就已经开始了手淫。

因为缺乏正确的引导,长久频繁的手淫使年轻的曾浩在脸色呈现灰青色的同时,心里更是充满罪恶感,这样一
来,倒是形成了曾浩外表忧郁的迷人气质,那时他才十三岁。

曾浩的功课到没有因为精力的分散而落后,每次考试在整个年级的总排名仍然保持在前三名。经常受到老师们
的夸奖,特别是英语老师,一位从地区示范学校毕业不久的漂亮女老师,更是喜欢作为班级英语课代表的曾浩,曾
浩很多年以后,那位漂亮女老师走路时扭动的臀部仍然不时地扭动在曾浩的记忆里。

以至于曾浩在成年后对于拥有美丽臀部的女人情有独钟,经常在和老赵聊天喝酒的时候,自信地告诉老赵自己
拥有对于女人臀部独特而高明的眼力。对于那些欣赏女人只看脸蛋的家伙曾浩更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四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鹊桥仙》

那段时间,曾浩和小梅要么在酒店里开房厮守,要么在电影院甚至在本市动物园消磨时间。当两人一起在大街
上走过的时候,曾浩都尽量和小梅保持距离,可是曾浩明白,小梅在看自己时候的那种情人的眼神傻子都能看得明
白。

为了避免熟人发现,能和曾浩比较安心地呆在一起,不至于每次都象做贼一样,战战兢兢。从电子科技大学毕
业才一年,刚刚转正的小梅用自己的工资在历史博物馆附近租了一套单元房,布置了简单的家具,将自己的电脑、
衣服、布娃娃连同专业书籍等一古脑的从电信局宿舍搬了过来,小梅甚至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绿色窗帘,将房子布
置的浪漫温馨无比。

等曾浩在给老婆编好不回家理由后,开着婊子到达那个小区后,按照小梅白天上班时电话里讲的地址,缓步走
上6楼的过程中,心情同样莫名地紧张,一种愈陷愈深的感觉强烈地笼罩着曾浩。

当曾浩按响门铃时,小梅俏皮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哪位,找谁呀?」

一瞬间,曾浩竟无言以对,夹着那个小梅送的GUCCI腰包站在门口,看着从门缝里探出脑袋笑嘻嘻的小梅,
曾浩发现自己变得笨拙起来,连表情都是那么古怪。

「嗯?你好奇怪哎—」小梅停止了开玩笑,开门将曾浩拉进屋子,环顾四周后得意洋洋地看着曾浩,一副了不
起的样子,「我们的家不错吧?哈哈。」穿着粉红色睡裙的小梅开心地抱着曾浩,扬着眉毛歪着脑袋。

家?曾浩的心里咯磴一下,脱掉外衣,放下皮包,换上拖鞋,曾浩四处打量起了周围,简单的两室一厅简洁明
快,卧室里一个大大的双人床,床前放着一大一小两双精致的拖鞋。

走入卧室,躺在床上,一个熟悉的少女气息,小梅肯定在此休息过了。

「不错,真不错。」曾浩连声夸奖,心里一阵深深的感动。

「现在才说,哼!」小梅故作生气状。

「好了,好了,宝贝,乖!」曾浩一把将小梅揽入怀里,「真得谢谢你。」

抱着小梅发热发软的身体一阵热吻后,曾浩开始了和小梅在一起以来最为从容的一次美妙做爱。

小梅是南方女孩,身材看上去比较苗条,可是曾浩很清楚,用当地方言来说,小梅属于典型的「贼胖子」类型,
该瘦的地方瘦,该胖地方胖。有着丰满的乳房,而且属于挺拔又有弹力的那种,在曾浩以往那些风月游戏里边不可
多见。

伸手抚过小梅光滑的大腿,掠过圆翘的香臀,又回到已经鼓胀的乳房,用指尖轻轻划过挺立的小小乳头,强烈
的刺激使得小梅喉间一阵呜咽,伴随着轻微的痉挛小梅的身体不自禁的扭来扭去,只是用双手环抱着曾浩的脖子,
任两片舌头疯狂的纠缠。

由于不想中断和小梅的热吻,曾浩用右手慢慢的将小梅的内裤往身下扯去,乖巧的小梅抬起屁股,配合着曾浩
的手,渐渐地窄小的内裤已经被褪至小梅的膝盖以下,曾浩抬起脚,轻轻的用脚将内裤从小梅的双脚间褪下。

用左肘撑着身体,曾浩趴在小梅身上,用膝盖将小梅丰盈的大腿分开,用舌尖吸吮着小梅胸前那两颗傲立的鲜
红蓓蕾。

情热似火的小梅再也顾不上羞怯,环起双脚,勾在曾浩赤裸的背上,轻轻用力,曾浩明白了小梅的暗示,一挺
腰,将极度昂扬的小弟弟对准那片萋萋芳草环绕的的蜜洞,缓缓地进入那片早已潮热不堪的温润天堂,在一下一下
地挺进中,被紧密包围的那种熟悉的酥麻感从小弟弟徐徐泛起,向全身荡漾开去。

许久,伴随着小梅无序的呻吟和强烈的快感,曾浩闷哼了几声,脊椎一酸,终于将千军万马射入小梅的阴道深
处……在一起达到高潮的一刹那,曾浩但愿时光就这样停留、静止而永恒。

曾浩把疲软的老二拔出来,看着小梅棱乱的头发、迷离的眼神以及小梅的阴道口慢慢涌出的粘白色的精液,心
里一阵迷惘……紧紧抱着曾浩,小梅说:「浩,我感觉好幸福。」

面对美丽而温柔的小梅,曾浩心里一阵爱意,明白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激情的时候,
曾浩情愿用目前自己的一切来换取和小梅的幸福,只要能和小梅在一起,什么都不顾不上了!

可是,当曾浩回到车上,扭动钥匙的时候,理智又悄悄的回归,怎么面对虽然蛮横但却无辜的妻子,怎么向在
农村的传统的父母交代,特别是脾气火爆又特别固执的老爹,对于这种见异思迁的行为更是愤慨万分,无法容忍,
在曾浩还是童年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地讲过秦腔中《铡美案》的故事。

想起老爹,曾浩心里一阵发怵,一阵难过。这些年爸爸已经年迈,身体也不好了,常常盼着曾浩能给自己带来
一个乖孙子,经常唠叨着,可是自己带给父亲什么?心性极其孝顺的曾浩将手伸进头发里用力揪了一下,由于思考
分散了注意力,对面开来的一辆捷达出租车差点就蹭上婊子的前保险杠。

五夜里难以入睡用什么可以麻醉情绪太多怎堪面对不是不要你陪有些事你无法体会卸下了防备孤独
跟随我想要一个自己的空间能够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明天如果爱情不如我们想像的甜美那么所有的罪让我来背
我的心太乱要一些空白你若是明白让我暂时的离开我的心太乱不敢再贪更多爱想哭的我却怎么哭也哭
不出来我的心太乱要一些空白老天在不在忘了为我来安排我的心太乱害怕爱情的背叛想哭的我像是一个
迷路小孩迷路的小孩——歌曲《我的心太乱》

有一次,曾浩抱着小梅,严肃的问:「傻丫头,我是衰人一个,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小梅双手插在紧紧的LEE牌牛仔裤兜里,作短暂思考后夸张地作后悔状、难受状,「被骗了呗,上当了呗,
没想到水有那么那么深而已。」看到曾浩那副郑重其事,盯着自己等待回答的样子,小梅心里一软,说:「傻瓜,
去我的网页上看看。」

小梅酷爱网页设计,她是电信局技术人员里面的JAVA高手。在自己充满创意的网页上,小梅将自己家乡的
美丽风光作了美丽的再现,配上旖旎的风景照片,使那些没有去过江南的人们充满神往。另外,在成长历程模块里
将自己的随感、评论等作了真纯的描述。

她在自我介绍里写道:「我认真地爱上了一个人,我不在意他有着一个缺乏温馨、缺乏和谐的家庭外壳。他不
富有,无权势,表情里写着忧郁,内心充满落寞。他一个很善良的人,有一颗崇尚自由的心……跟他在一起,我感
觉很幸福,如果能够做得到,我愿意嫁给她,陪他度过一生。」

看到这些从小梅心里流淌出来的话,多少年以来没有流过泪的曾浩湿润了眼睛。

在曾浩负责的那个部门里,国营企业里人们之间那种处心积虑、处处争斗的特点表露无疑,早已看惯勾心斗角
的曾浩在几年时间里也被锻炼得不露声色、坚硬似铁。在单位的时间曾浩不苟言笑、充满沉静,能够稳健而又理智
地摆平下属和上层领导的关系,除了几个比较本分老实的女同事外,使几个年龄比自己大了一截的老油皮无可奈何
的同时又比较服气。几年下来,二十多岁的曾浩心态很是苍老,在外人眼里显得很是老成。

有位哲人说过,世界万恶之源是男性菏尔蒙的分泌。

好长时间以来,只有和老赵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很少时间里,曾浩才能够放下面具,比较轻松真实的抒发感慨。
在那些度假村、休闲山庄那些风月场所,和祖国各地的小姐们的性游戏只是不想亏待自己的老二。逢场作戏,各有
所图,没有心灵的交流,只有肉欲的需要,事毕之后那种心灵深处的空虚使曾浩充满厌倦。

可是这种日子还得继续。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认识小梅为止。

小梅如阳光般的笑容和甜美的身体驱走了曾浩心里的阴暗,带给曾浩全新的激动。那是属于自己这一生中仅有
的快乐日子,曾浩断言。

曾浩曾经尝试反抗自己现有的婚姻,可老婆满脸的不屑和老爹的一声暴呵彻底使曾浩放弃了离婚的念头。曾浩
觉得自己很懦弱。

生活象是一场强奸,无力反抗更无法享受,只有硬挨。

至今曾浩还清楚的记得,当他决定和小梅分手的那一刹那,自己的心脏象被一双巨大的手紧紧挤压,那种痛楚
的感觉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压抑着脆弱的神经。

每每回忆起和小梅在一起的快乐,曾浩便觉得胸口一阵隐隐作痛。特别是当曾浩假想着小梅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的情景,瞬间巨大的痛苦席卷而来,使曾浩难过得无法呼吸。

因为爱你,所以才选择离开。只要你好,什么我都能够付出!除了婚姻,我不能给你。所以我不能那么自私的
和你在一起,小梅你明白吗?

曾浩知道,时间的流逝可以抚平人们心中的一切苦痛,但愿小梅能够平静的度过这段时间,在众多的追求者中
间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男孩,有着一个灿烂的将来。曾浩在心里为小梅深深地祈祷。

现在曾浩特别爱听那首老歌《滚滚红尘》: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