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公主猎奇传
公主猎奇传
冰冷的水滴落在少女的脸上,落星不悦的从安眠中醒来。自己应该是在卧室中吧,难以想象位于宫殿一楼的房
间竟然会漏雨,毕竟穿越三层天花板对于雨滴来说太难了点。

朦胧的睁开眼,小公主看到侍女芮妮依靠在床边,她的上身悬空,摆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好像一只熟透的
虾,而弄醒自己的水滴则来自于侍女的身上。

「芮妮,你,」落星以不满的口吻责难侍女,然而下一秒钟,少女发现冰冷的水滴其实是芮妮的血,并且在侍
女的身后,一个黑影正喘着粗气对已经没有体温的尸体施暴。

在这守卫森严的圣莫里茨城堡,有人进入公主的房间并且强暴了公主的侍女,整个城堡竟然没人发现?落星忍
不住开始咒骂守卫,而这时黑影也放弃了侍女的尸体,可怜的芮妮被它从那根东西上拔出后又给重重的丢到了墙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的划破了深夜的宁静。小公主也终于明白了芮妮腹部的流血是由于那根巨物插穿侍女的子宫后
又穿透了腹腔。

这样的响声应该会马上招来守卫吧。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落星可不想尝试子宫被捅个洞的感觉,她快速的从床
上飞跃而起,抢在黑影行动之前试着用法术自保。随着熟练的手势和正确的咒语,一撮泥土被丢在赤裸的脚上。落
星正庆幸自己有着睡觉时都把法术材料包带在身上的好习惯,却愕然发现即使有大步奔行的帮助,对方的速度却还
是比她快,并且是快了许多……凶徒重重的一拳将从来没有被人打过的公主击飞。落星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马车或者
犀牛撞了个正着,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样撞碎窗户飞出房间。

从未体验过得的疼痛感差点将娇生惯养的公主击晕,估计她身上断掉的骨头不会比芮妮少。幸好生死关头落星
总算支持着开始求救,「守卫,有刺客!」然而片刻之后,落星发现没有守卫能够回应她的命令,因为偌大的圣莫
里茨城堡中,如今只剩下无数的尸体和血迹。

「这对于你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落星反常的以戏谑的语气对着缓慢向她走来的黑影说着。在月光
下,她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那是一个金发红瞳的女性吸血鬼。如果不看她那充满饥渴的狰狞表情和长出嘴外的利
齿,原本应该是个美女吧,然而现在所有看到她的人恐怕都只会把她和死神划上等号。「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
不过既然这里只剩下你和我,那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现在,就让你后悔今晚的所做所为!

两千年多年前,艾米丽大陆曾被吸血鬼女王带领的吸血鬼大军占据。邪恶的不死生物一度攻陷了半个大陆,直
到当时最强大的帝国法兰恩特号召幸存的人们联合起来,在全大陆最险要的关口帕雷斯(即现今的法兰恩特)集合
众人之力才挡住了吸血鬼们的攻势。在这场持续数百年的拉锯战中,世界的魔力甚至都被消耗殆尽,整个大陆的魔
法几乎全部失效。魔法的消失倾斜了战争的天平,眼看艾米丽要陷入永远的黑暗中时,吸血鬼女王被最强的勇者齐
格飞消灭,失去统治者的吸血鬼如同散沙一样被清理,然而浩劫带来的伤痕却无法轻易抹去。好不容易将吸血鬼赶
回黑暗中的人们发现帕雷斯另一边的西面大陆已经变成了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死亡大陆。除了法兰恩特之外,没有任
何一个国家愿意再回到艾米丽大陆的西边,于是当时的法兰恩特统治者决定率领整个帝国搬迁到死亡大陆并且改造
那里,可惜那些勇敢的先驱者再也没有回来过。为了纪念他们,后来人们把帕雷斯关卡更名为法兰恩特,同时将吸
血鬼战败的那年定位大陆纪年第1年。

现在是大陆纪年第1584年,如今艾米丽被阿利提亚,翔龙帝国,雷德帝国这三个强大的帝国占据了中北部
的肥沃土地,剩下的十三个大大小小的国家则被他们赶到了环境恶劣的北部山脉,中部山脉和荒无人烟的南方森林
中。三个帝国辉煌的成就来源于它们十二年来的坚固同盟,然而就在最近,这个同盟正式瓦解了,并且三个帝国开
始了互相的混战。刚刚和平了不到3年的艾米丽,再一次被战火所侵袭。

十三年前,互相敌视的三个帝国曾经在三国交界处的圣莫里茨进行了首次和平会谈,然而一向交恶的翔龙帝国
天子成周,阿利提亚之王安利及雷德国王佛瑞德因为无法均分利益而迅速扯破脸。在战争一触即发时,阿提利亚的
王子安格斯和雷德帝国的王子艾略特同时爱上了翔龙帝国的公主落雁,而落雁则在两个男人间犹豫徘徊无法抉择。
当三国的关系不冷不热的勉强维持了一年后,落雁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孩子的父亲却不知道是谁。在落雁生产前,
战争终于因为一点小摩擦而爆发,三个年轻人天真的去找长辈们请他们结束战争,然而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交战中的
军队,结果全部死于混战中。这场战斗结束后,三国的统治者都后悔不已,但三人的尸体都已经被严重破坏,而一
千六百多年前的魔法崩溃灾变导致了直至今日无数高等法术尚处于失传中,就算三个帝国齐心协力也无法找到一个
能施展高等复生术的牧师。不可思议的是,在落雁的怀中他们竟然发现了尚且存活的婴儿,可惜唯一有可能知道这
个婴儿父亲是谁的三个人都已经死去。最终三个帝国的统治者反复思量,决定为了彼此的共同利益而同盟,同时把
落雁所生的女儿取名落星并作为和平的象征留在圣莫里茨。

虽然同盟给三个国家带来了不少好处,但是清理完外敌的帝国开始再度审视同盟的价值。阿提利亚首先表现出
了不满的情绪。在三国中,阿提利亚的实力是最为强大的,但是它的北方是没多少价值的山脉,而且其中还居住着
从特贝为据点的矮人。由于矮人们制造的武器一向是全大陆最好的,所以阿利提亚不可能,也只值得为了一片没价
值的领土和矮人们翻脸。然而除此之外,阿利提亚的发展余地就只剩下西方的死亡大陆,南方的雷德帝国和东方的
翔龙帝国。这种形式下,翔龙帝国和雷德帝国也迅速的靠拢在一起。翔龙帝国之王天子成周更是偷偷的和雷德国王
佛瑞德通气,多次暗示落雁之女是艾略特的遗腹子。三国的统治者正心怀鬼胎的准备找借口发动战争时,一个绝佳
的机会出现了。就在1584年7月3日,圣莫里茨的公主城堡不知道被什么人攻击,整座城堡里的人惨遭屠杀,
而和平公主,落雁的女儿落星则下落不明。翔龙帝国抢先发难,指责阿利提亚图谋不轨,只是成周没有想到佛瑞德
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跳出来挑明成周多次欺骗他说和平公主一定是他的后代,雷德帝国甚至开始攻击翔龙。而阿利
提亚之王安利的反应则更出人意料,他在佛瑞德示好的情况下放弃了和雷德同盟的机会并且舍翔龙而去攻击雷德。
一时间三个国家开始了互相混战。

1584年7月2日,圣莫里茨灾难的前夜,引爆大陆战火的犯人,半人半神的真祖之姬沙目法尼比安来到了
这座当时尚未遇劫的边境之城。此时的她丝毫不知道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阴谋,只是随意的在闹市中闲逛。沙目
法艳丽的姿颜和华贵的穿着引来了不少目光,而真祖之姬则大方的向所有人展露她的肌肤。漆黑的礼衣盖着大部分
的肌肤,却怎么也盖不住那对丰满的胸部,那隔着法袍微微隆起的双峰配上高挑匀称的身材,无一不挑逗着围观男
性的性欲,然而在男性们灼热的视线中,沙目法忽然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目光,只是她试图寻找时又转瞬消失。

虽然没有找到窥视自己的人,但是沙目法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毕竟能威胁到她的,除了大陆最强的勇者齐格
飞外寥寥无几,在这样的一个小城市,又会有什么让她害怕的呢?

想到齐格飞,沙目法的心情突然变的沉重起来。勇者齐格飞是她的兄长,也是消灭吸血女王让生机重临大陆的
人,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勇者还是男性时曾在阴错阳差中获得了真祖王女的身体并且为此自闭两千年,直到两千
年前吸血女王出现并企图危害整个大陆时齐格飞才再度站出来为世界而战。可是之后齐格飞再度从沙目法眼前消失
了两千年,虽然时间无法催老真祖,但是沙目法最近几百年来已经越来越没有自信再次和哥哥相见。

「小雪,你到底在哪里啊,难道你都没有想起过我吗……」,喃喃着兄长作为女性时的伪名,沙目法的眼角和
双腿间忍不住开始变的湿润。她回忆起以前丝诺,小雪和自己三人荒诞的性爱关系,哦对了,还有那个叫詹姆的色
狼老是觊觎自己,最后还从她身边抢走了丝诺。

对于活了太久的人来说,回忆往往像迂回曲折的长廊般无尽蜿蜒。沙目法的思绪逆着时间回到了过去,她想起
了终身桃花难的影歌,女扮男装的公牛,还有带给她永远的,难忘的痛;永远的,难忘的情的那个男人……路边小
女孩的一声「热炊糕勒」将她拉回了现实。之前她正是因为想试试传说中东方奇异帝国翔龙的特色美食才一路往大
陆东方而来,现在美食当前又岂有不吃的道理。随意的走进小店,沙目法从口袋里拿出几枚金币要下了所有炊糕,
小店的老板见阔气财神来了当然不敢怠慢,连忙叫店外的小女孩进来帮忙招呼。沙目法端详着女孩,她约莫16岁,
可爱的脸孔上还残留着少许稚气,银金色的头发散散的垂下稍微遮住了眼睛,怀中正捧着几碗要送给她的炊糕。真
祖向来对幼女有着特别的爱好,于是无意中多瞧了女孩几眼,色迷迷的双眼好像色狼一样上下扫视着,直盯到女孩
似乎因为不好意思而转过身。

当她吃下一块热呼呼的炊糕时,小女孩转回身,开始悠然自得的梳理长发,沙目法赫然发现女孩脸上除了幼稚
和可爱外,还潜藏着无法掩盖的高贵气质,好像那些那些长期生活在如温室般环境的千金小姐。

虽然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一切已经太晚。在失去意识前,沙目法最后听到那个绝对不可能是炊糕店老板
女儿的敌人得意的对她说,「今晚请玩的尽兴点啊,大意的真祖之姬!」今夜,圣莫里茨中心的和平公主城堡迎来
了一个不友好的客人,她如同深渊里的恶魔一样带来了死亡,恐惧和破坏。因为鲜血而暴走的真祖失去了一切理性,
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着,同时还以无法想象的残忍手段奸淫了每一个被她看到的年轻女性。

城里的守卫原本也只是一些寻常的士兵,见到这种可怕的景象后吓得蜂拥而逃。于是死神毫无阻碍的来到了城
堡的中心,她的欲望告诉她,就在这里,一份能让她满意的美食正潜藏其中。

真祖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公主的寝室,她所期待的美食正熟睡在床上,而房间里还附送了一道意外的开胃小菜。
饥渴的她如同老鹰抓小鸡般单手擒住芮妮,可怜的侍女都声音都还没发出就被掐断了喉咙。沙目法淫笑着将双腿间
的巨物——这是她利用真祖的变形能力变化出来的——一口气直直插入,还没断气的芮妮只觉得比马的那话儿还大
的东西翻江倒海般的冲入自己的身体,然而她连一声悲鸣都无法从碎裂的喉咙中发出。但这只是苦难的开始,巨物
刺穿她的子宫后忽然再次发力前冲,她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随后发现那根东西竟然从自己的双乳中穿出!

在被巨物蹂躏死之前,侍女已经吓破胆而亡。失去理性的犯人也不管她的死活,只是自顾自的开始抽动。血从
芮妮的胸口流出,慢慢的滴到了熟睡中的落星脸上。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不过既然这里只剩下你和我,那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现在,就让你后悔今晚的所
做所为!」孤立无援的落星不知是不是被吓傻了,不顾身上的伤痛,起身径直走向沙目法。而这次就在真祖的攻击
落在她身上之前,沙目法反而被落星的拳头猛然击飞?

复仇的天使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遭到意料外反击的真祖狼狈的起身后,发现之前的少女不见了,取而代之
的,是一个周身散发出强大防护灵气的天使,她的气势威严而神圣,一双似乎比她本人还高的洁白羽翼合拢在背后,
刚才还是绿色的瞳孔变成了透明清澈的琥珀金色,而刚才还空无一物的手中现在持握着一把等身高的神圣巨剑。

在一公里外,透过秘法眼偷窥两人的妮纱雅同样大吃一惊。她歪着头开始思索,「这个,不像是变形万物啊,
再说这个公主要是有能力施放这么高级的法术,还不如直接用来攻击。而且她的善良灵光强度竟然从中等一下子提
升到刺目,变形万物应该也做不到,甚至连形体变化都没有这样的功效吧。」正在她思考时,影像中的天使忽然放
弃身前的敌人直冲秘法眼而来,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偷窥的家伙消灭。「想不到连侦查能力都提升了?看来,这
个奇怪的能力有研究的价值啊,」妮纱雅坏坏的笑着,「有机会的话,我会好好的把你抓起来疼爱的。」清理完窥
视者后,落星将目标转向沙目法并迅速舞动手中的巨剑发起攻击。虽然大部分凡间武器对真祖只能造成微乎其微的
伤害,然而握在天使手中的圣剑却正是沙目法的克星,当她下意识的试图用手拦下巨剑时,瞬间被剑锋穿透的手掌
提醒她硬挡是绝对没有好结果的。

如果没有发狂的话,作为大陆最强法师之一的沙目法应该比眼前的敌人要强上许多吧。可惜一个处于发狂状态
的法师实力要打对折后再打对折,现在的真祖正被愤怒的天使狠狠的攻击着,她试着反击却连对手的身体都接触不
到,试着躲闪却连对手的动作都琢磨不透,天使的巨剑巧妙的将攻防融合于一体,在牵制住她的同时不断伺机而动,
更糟糕的是真祖好不容易击中她一次后天使却从容的施展神术治愈了自己。如果沙目法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或许
能下定决心去学点近战技巧吧?

「治疗术!」看穿对手不死生物本质的落星忽然抓住沙目法在她身上施展充满正能量的神术,原本用于治疗的
法术现在严重的削弱了真祖,连续的攻击已经快要耗尽沙目法的力量了!

得意的落星也察觉到对手的窘境,「这击就彻底消灭你!」她自信满满的再次施展医疗术,然而念完咒语后,
神术却没有出现,同时落星的身体也变回了原样。

少女柔弱的拳头击打在她身上,但失去力量的攻击顶多只能算是给真祖挠痒。无力的反抗引起了狂暴凶残的捕
食者的烦乱,沙目法抓住落星的双臂,开始用力向两边撕扯,随后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女孩的左臂首先被强行扯下,
巨力导致肱骨整个从关节囊中脱出,无比的痛楚和恐惧顿时击溃了娇生惯养的公主。

「……」在极度的惊慌下,落星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她的大脑在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遭遇时已经变得一片空
白,但是随之而来的凌虐很快让她恢复了过来。

在扯下小公主的左臂后,失去一个着力点的沙目法努力的拉扯落星的右臂但徒劳无功。暴躁的猎者于是改为抓
住猎物的肩部和手腕,随后猛地一拉,将少女的右手从肩锁关节中硬生生的扯出!

「不要啊!」再次袭来的疼痛感将落星的意识拉回了身体,无助的她本能的嘶喊了出了求饶,但是这种哀号却
让恶魔更加兴奋。沙目法的手肆意的伸入左臂残留在身上的关节囊中,如同嬉戏般的把它从喙肩韧带上拉下,这种
毫无人性的残虐彻底吓倒了落星,她的膀胱括约肌不争气的投降并且在敌人面前无助的失禁。

察觉到猎物失去反抗意识的沙目法终于心满意足的开始享用美食。她毫不费力的扯破如丝般轻薄的睡裙,让少
女的全部暴露出来。公主稚嫩幼小的身体洁白无暇,似乎不像是凡间之物;哦,对了,她本来就是个天使吧?沙目
法的手指分开紧闭的缝隙,但是其中的花蕊除了尿液外并没有其他液体,显然还需要一些滋润才能插入。

被淫虐欲望支配的凶兽并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不管小公主的身体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她的行动都不会有任何
改变。那根连成年兽人女性都无法承受的,足以傲视食人魔的阴茎顶在了少女的阴道外,然后没有任何忧郁的挺入!

就算沙目法的臂力和腰力再强壮,比少女的腰部还要粗的巨物还是无法顺利的顶入。于是已经处于淫浪状态的
真祖将落星放在地上后用双手紧拉住她的双腿,调整到最适合自己发力的角度后再次猛的突入。这次小公主未经人
事的蜜穴终于被蛮横的攻陷,而她可怜的会阴和腹部也被同时撕裂,喷射而出的血液混合着处女血一起带给沙目法
无比的视觉快感。

一边舔着可口香甜的血液,沙目法一边向少女的深处进入。她快速的抽出阴茎后又猛力插入,一点一点的开发
着紧密的阴道。而每当她插入的更深一点,身下少女的呻吟就更高一些。虽然无法相信,但是落星悲哀的发现自己
的身体竟然在迎合着对方杀戮般的奸淫,下流的淫液似乎像在鼓励施暴者继续般的流出,而且自己的声音也从单纯
的惨叫变成了杂糅欲望的娇喘。

「为什么,为什么会觉得有舒服的感觉,明明全身都痛的要死啊,我是不是不正常了?」落星胡思乱想时,真
祖的阴茎已经顶在了她的子宫口上。猎者淫笑着想要继续深入,但是又和刚才一样遭到了严密的防守。沙目法再次
的用力撞击,越来越粗暴的向少女发起进攻,这种排山倒海般的痛觉反而更加挑起落星的快感,她感觉有什么东西
在一波一波的侵袭自己,似乎马上要爆发但又总是因为欠缺了什么而无法解放出来。

在数十次的撞击后,沙目法的阴茎终于猛地插穿了阴道,而落星也感到无比的剧痛忽然袭来令她堆积的欲望一
次性发泄,在愉悦痛苦的喘息中她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自以为插入子宫的真祖正想继续享乐,但是随即她发现自己的巨物前段没有感觉到被子宫口紧紧勒住的快感,
反而像是进入了一块柔软宽敞的区域。疑惑的沙目法拔出阴茎后粗暴的用双手掰开阴唇看进去,发现原来是少女的
子宫主韧带在子宫口失陷前首先投降,从髋骨上整个被剥离了下来。

恼羞成怒的猎者气愤的将手伸入少女的阴道中,一直深入到盆腔里,随后狠狠的将子宫整个从里面扯了出来!
已经无力挣扎的落星发出了一声惨叫表示抗议,然而沙目法并没有到此为止的意思,大概是觉得插入被剥离身体的
子宫也没有什么意思,她将目标转向少女身上另外一个未被开发的处女地。

当巨物插入小公主的菊花时,原本快要昏迷的落星再次发出凄厉的哀号。因为血统的关系,落星自出生之后一
直没有过排泄,所有被吃下的食物都被她的身体高效的彻底吸收为能量,所以少女的肛门甚至连排便的经验都没有
就被迫接受了巨物。而沙目法也发现这个菊花竟然比之前的洞穴还要紧,感到更高快感的真祖开始用之前操弄阴道
的速度疯狂的抽插肛门,她身下的少女则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同时用这垂死的身体再次发出划破天际的悲鸣。

在将落星的屁眼蹂躏到无法合起来之后,沙目法也达到了高潮,好像洪水一样的精液和淫水分别从她的阴茎和
阴道里面喷射而出。如果说真祖大量的淫水只是淋湿了两人身下的地面,那她射出的精液可是全部涌入了少女的直
肠。可怜的落星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被灌入了几大桶的牛奶,从来没有发挥过作用的直肠现在膨胀到了身体所能
承受的极限,似乎再往里面增加一点点东西都可以让它爆炸。

开始感到无聊的沙目法正想离开去寻找下一个猎物,忽然她的目光正好撇到了地上的子宫,于是淫笑的真祖又
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她用双手拉扯开刚才久攻不破的子宫口,然后抽出还插在少女后庭中的巨物,同时把子宫好像
袋子一样套在菊花上,顿时宣泄而出的精液将子宫装的满满的好像被小孩子用麦秆吹涨的青蛙一样。出于好玩,沙
目法试着想要将子宫塞回少女的体内,但少女刚刚被扩张过的阴道现在竟然又紧绷的好像没有被开发过,结果「嘭」
的一声后无辜的子宫在阴道里面被撑暴了。

意外的结果让沙目法觉得有些不爽,她也不拔出还留在阴道中的子宫,径直的再次插入阴道并且一插到底,随
后催动阴茎开始在少女的盆腔里面大量射精。

「你要……干什么……」奄奄一息的落星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肚子再次被撑大,而且程度犹胜上一次,同时不停
射入体内的精液一点也没有停止的迹象。

眼看着自己的肚子越来越涨,落星猜终于到了恶魔的主意,她摇着头不住的哀求,「住手,我求求你,快停止!」
可惜沙目法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很快少女的肚子已经涨大到人类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的地步,随后……连续
的杀戮和奸淫终于让沙目法停止了血之暴走,她茫然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少女,而小公主身上唯一完整保留下来
的只有一颗头颅,其上的一双眼睛还在以无比怨毒的神情盯着自己。

纵使说对不起也无法弥补这样的罪孽吧?沙目法无奈而怨恨的离去,她知道那个诱骗她喝下血液的女孩背后定
然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他们的目的也绝对不会只是借自己的手来杀人这么简单。

「下次见面时,我会将今夜的罪孽,让你们这些始作俑者一一偿还!」真祖之姬渐渐消失于夜色之中,丝毫没
有注意到她以为不可能还活着的少女的那颗头颅,一直注视着她离去的方向直到太阳升起……

【完】